為什麼我們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標?

 

在皮克斯電影「靈魂急轉彎」裡有一幕讓我印象深刻,是男主角「喬」跟女主角「22號」一起遊逛靈界,看到許多靈魂在為投胎到人間的個人特質做準備、找出自己的「人生火花」:有的偏愛足球、有的熱愛繪畫、有的在美食烹飪裡綻放熱情…只要得到火花標籤後,就可以去投胎了。

 

22號很不想投胎,因為她試過很多種特質、卻一直找不到自己的火花、對每個都是三分鐘熱度然後就膩了。久了之後她也不想找了,寧願留在這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的靈界,過一天算一天就是了。

 

 

今天有位客戶來找我、想問工作的問題:「之前的公司希望我回去工作,薪水也不錯,可我就是有種厭煩的感覺,很不想回去。也有考慮去找其他類型的工作,可是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?然後現在年紀又一大把快40了,要找完全不同領域的工作,一是自己沒自信、二是對方寧願找年輕人、三是當新人的話薪水一定低,跟之前薪水的落差太大了,我怕自己不適應…小嵐我該怎麼辦?該換嗎?還是乖乖回到原公司就算了?」

 

客戶說自己就是平平淡淡念書、畢業、找工作到現在,沒什麼特別興趣或嗜好,平常下班就回家追劇不然就跟朋友小聚聊聊,日子就這樣一天過一天,昨天像今天、今天像明天。聊著聊著,客戶發現真正的原因不是工作,而是人生找不到目標。

 

「我不知道自己除了上班之外還要做什麼?自己就是一個人、要學什麼都沒動力、偶爾吃吃玩玩但最後就是覺得好空虛。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專長、有什麼天賦、或是我的人生有什麼使命?常常電視上看到一些成功人士,甚麼吳寶村啦賈柏斯啦,他們好像都知道自己是誰、要做什麼、然後一直努力堅持做到成功。我不是不願意努力,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能力在哪裡啊!」

 

「呵呵,這不是你的問題,因為台灣大部分的人也跟你一樣,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。」

 

「耶?真的嗎?」

 

「因為在台灣,除了學校成績之外,其他任何能力都會被壓抑否定,所以你根本無法發展自己想要的興趣。如果你的天賦是畫畫、唱歌、做菜…你爸媽敢讓你放下正規教育好好栽培你嗎?政府會鼓勵並提供完整規畫嗎?絕大部分的父母(與政府官員)都不會,他們會要你在7歲後就放下畫筆麥克風與運動鞋,去學國語數學英文自然,然後一直期待你長大後手上握的是手術刀、身上穿的是白長袍。可你成績不好拿不到手術刀啊!偏偏老師家長又不准你拿畫筆或麥克風,最後你這一生就只能兩手空空赤裸裸的在人生道路上迎風飄流,年紀隨長後回頭看來一片茫然。

 

或是你成績不錯,拿到手術刀披上白袍了,可這長袍不管你身體怎麼穿就是不舒服、就是喜歡廚師的圍裙與高帽啊!但當你跟大家說想脫下白袍時卻被大家千夫所指,師長說你天真爸媽說你不孝、連旁邊路人與鄉民都說你對不起社會 (還有郭台銘會罵你浪費社會資源不讓你炸雞排),非要你乖乖摘下高帽戴上口罩進入手術室,只准你拿著刀對人肉又切又割、但不准你對豬雞牛羊。」我喝了口水潤了潤喉:「所以你說,你怎麼可能會找到人生的方向?」

 

「……」客戶一邊聽一邊笑,可笑完卻哭了。「我…記得小時候有個夢想,可我已經想不起來我的夢想是什麼了。」

 

 

梅西如果生在台灣,還會是梅西嗎?

賈柏斯如果生在台灣,還會有蘋果嗎?

馬克如果生在台灣,還會有fb嗎?

 

或許我說的偏激了些,但現實社會真的就是有無數個「22號」隨處可見,他們不是動畫不是靈魂,而是被文化與現實洗去興趣和記憶的殭屍,在人生沙漠裡不死不活的遊蕩漂流,想不起來自己當初靈界的火花到底是什麼;就像我這位客戶再也想不起來自己的夢想一樣。這就是現在大環境的樣子:茫然的社會、茫然的人生,除了金錢給我們一些安慰與振奮之外,其他一無所有。

 

 

我們台灣有的,就是首富郭台銘公開責備賣雞排的醫生、怪他怎麼可以脫下長袍走出醫院、怎麼可以過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 

小嵐家 提供下列服務:

1. 塔羅占卜

2. 塔羅課程

3. 心理輔導

4. 心靈活動/桌遊

( 詳細內容請見:關於我們 )